我愿把我的一生献给文学

再过些许时日便已是立秋,初秋的第一叶红枫,不知会不会落入我的窗帘,惊醒我慵懒而散漫的心。多年以来,我怀着古典的清愁,向往着山林清净的归所。寺庙囊括了我全部的,既模糊又坚定,既坚定而又迟疑。我是哪般甘愿跪于蒲团,绞断青丝的女子啊?我明白自己无法圆润于人情世故,也明白自己在熙熙攘攘的城市中格格不入。既知如此,不如持一颗简素的心,栖居于寺庙,寄情于青山碧水之间,泛黄的经书之中,红枫之旁,翠竹之上。尽管每个女子都无法不期待有一个人来深深把她珍惜,但我终究是不愿意做一个挑灯看尽不成眠,高楼望断人不见的女子。正因生性愁虑,才更应素然简淡。

忽又想起中第一次去寺庙的仓促与拘谨。檀香,梵音,丝丝缕缕的沁入我的心。持香跪于金色蒲团,发现我亦不过是俗世中的一粒尘埃,此生的罪恶罄竹难书。寺庙的门]槛高而沉重,临行前,寺庙的老和尚留住我,问我的生辰,我如实回答,但还是因为他将泛黄的簿子来回翻阅,而复杂不已,难以言表的情怀至今犹存,直到他留给我些许言语过后,我才将写着己身名字的红丝带系于铜鼎之上,唏嘘离去,心里难免把老和尚与江湖术士,混为一谈。现在细细想来,无论是江湖术士,还是资深和尚,抑或是迟暮老者,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我能感受到一片祥和,并且在这片祥和之中去深远的禅意。

此夜,我携着清凉的月光,漫步于河堤之.上,清凉的河风泛此夜,我携着清凉的月光,漫步于河堤之上,清凉的河风泛滥了我经久的寒意,我曾企图在庭院深处,梧桐树旁,用些许钟声,梵音,以及阵阵檀香,来换取片许仙风道骨,这样的想法令现在的我,惭愧不已。而乱云飞渡的尘世间,每一颗饱受风霜世味的心都令我心疼不已,当然,我明白有许多人寄身尘世,但却心如明镜,许多人归林简居,但却心满尘埃,尘世间,各色各样的人其实都是值得原谅的,因为岁月会沉淀出一种祥和,是慈悲。

河风起起停停,寒意却只增不减,干净,萧索,让我微醉,却也神伤。

城市的车水马龙,灯红酒绿,也越发浓厚了。

归去罢,许是又要起风了。

甲午年七月初七。

还休

随机推荐: 购物卷 天猫优惠券 优惠券的官方网站 店铺优惠券 淘宝购物优惠

评论

  评论已关闭。

©点滴记忆 | Powered by EMLOG | 返回顶部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