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风

昨夜的风,是吹向东北的,这是偶尔的。原本我们的坐落处在西北,现在总算遇上好的风了。

我们同事西平说,这风向好,还可乘此夜色凉,至少能让我们工作的地方,不必蒙在土尘里。

土尘飘来,昏天昏地,就像大风起兮云飞扬,是多大的气派,可巧不是形容英雄主义的。我们在此受命,是日常的工作而已,不是眷顾的皇命,也不是刻意所为,非要在此等候、检阅,就像通过一排排车辆的关卡。

每个人、每辆车,通过时,都得接受检查,无论你行走多远的路,无论你是多么的疲惫不堪,只要你来了,就得入规矩,毕竟这入门的一检,是必要的,也是政府行为。

给 杏乡 一片安宁吧!每个人都得这么想,都得这么配合,同时都得将戴着的口罩抹下来,要露出来,你的漂亮的脸,还有那充满神奇与向往的眼睛,看着那静等着的似乎孤立起来的四只眼睛、八只眼睛,认真紧张地盯着,直到传出你的安全信息到大平台,包括你的车辆信息,你是否存在这疫情上的风险?

车辆后备箱,也是必查的,每个警察是全天后的,均要打开后备箱,一睹明了,这是一种放心,也是一种安心,打开总比没有打开的好呀,打开了,风险系数就会降低,可化为零。

也许夜风,就在此安然而过,会伴随着一些凉爽,这是你只要留心,便不难看到,那相伴在路边的榆树叶,便和在夜风中,进行前仰后翻的笑,那笑声当然有些痴,也有些茫然。

当然,你定醒了来,就会感知,这是夜风比较大了点,还有微风一些,那只是榆树枝条自顾自地摇晃着,就像迎来了秋雨似的前奏,总要朝着天空,做些动作,哪能如杨树高大的躯干,那迎向风的,只是那些可以翻动的叶片,有些绿色,还有些春情夏晖的样子,能够捉见这春意的影子,似诉平日,这已经是快好几个月了,哪能如昨日这般待。

远处的路,已经是微微张开着的,如果不是夜来西光,怕也看不出这路的宽大。很显然,这是园区的路,是紧挨着我们所处的工作场所的。

我的同事,也如我一样,一边走,一边就在评说,这相伴日久的园区进程,是千亿级产业园,声名这么大,园区到底有多大,我们是下了决心要走这一遭的。

尽管我们所处的点位,马上又要开始忙了,尽管那探照似的灯光已经打亮,远远地看到这入夜前时的灯火通明。

我和我的同事,就从挨着的点位,先是向北,再折向南,然后就是后面的可向东可向西,再折向北,只是后面折向西的路,已经潮湿了,我们还选着,朝了东向而来,那是可以连接一条河的,是这 杏乡 人民的母亲河,有了这河水的嚷嚷,你便可听见这河的歌、这城的润,这人的想,那该是多么美妙的的母亲河,从来都是连着高山雪海的。

每当这夜色来临,这母亲河就连同它的身子一起徜徉在夜色的灯海里,就像藏着少女的梦,在丝丝牵绊中,激起你的爱恨情愁,你会奔跑在秋林中,秋色尽染,好一处天凉。

现在,这吉河西岸已经连接着千亿级产业园,那入夜时的灯火通明,映照在河水里,怕会激起多少波浪,你如能做有情有趣,便会诗性大发,想必到那时,你若入了城,入了境,便不由自主了。

到那时,你不会惊叹哪一家起了吵声,那一家又起了埋怨,你大可以放心漫步,看着这如醉的东方通明,你便会明白,这里已经有了富足,有了小康,有了情趣,有了,有了向往,你也大可以诗情才情毕现。

看着与走着这新修的园区路,心里面想着,这路是平的,也是宽着的,心底就会梦想着,这园区的路,日后的资源路、经济路、发展路,繁华之路,更是通向的路,那应该就是如此,宽敞的,只是未来走向,四条车道连着,还有非机动车道、人行道等。

我在心底早已按奈不住,便说,西平,这入夜的时间相比往日是长了些,有足够的时间,我们何不趁这入夜这段时间再好好看看这千亿级产业园。

我们平时在这点位上看,挨着看,还看不出这千亿级产业园到底有多大,只是频频地看见,这高起的商场楼层,正在一日一升地在变化,那车,那路,那场,给予了多少机会,我们也想看看,这能给我们带来多少变化,还能让地方经济,并且是响着牌子的 两霍两伊 ,瞧这园区的使命任务的。

便一同走走,看看。我们虽然未走进去,只是外面走走看看,还看不出其中的变化,包括其中的设计、规划,但就这规模,也就足够在心底亮起了信服,这么大产业园,得有多少商家,多少机器,多少人就业,每日能产出多少价值

据说,这是纺织产业园,是劳动密集型产业,每个厂房、生产厂家,在这一天的产业集群里进行抢占市场,在分分合合当中,相互协作,相互帮助,能够在伊庞大的纺织市场中近乎可以抢占先机。

这里将来是非常繁华的,人多,各项消费,包括人在此就业所连接起来的社会市场、服务业的升起,货币流通,就在这无形当中,会形成一种产业链,毕竟人多的地方,人气就会旺,又哪里会是一种孤寂所能换来的呢?

有比较,就会有消费,有消费,就有市场,有市场,就会有流通,有流通,就会有产值,这些都是产业园区后续所应该有的。至少有个人才市场,有懂器械的,以及包括维修所带来的产业服务和变化。

人在此上班劳作,也是需要生产的。人多了,就如同开商店一样,也是需要集结产业群似的,就业人员有了收入,也就会有消费支出,而满足消费支出,也就是日常的服务产业,有些是在园区里,有高端的,也有低中端的,譬如电脑城、精神与文化,还有些未知领域,也许都会出现。

每个人都会有所神奇的,到那时,你会看到那早晨的一缕晨烟,就像风向所刻,那一刻,那一群,是开着车来上班的,还有骑摩托车的,还有就近走路的,每个人都是穿着蓝领工作服,一样的颜色,不一样的神情与流入,从产业园大门而入,然后分送流入到每个厂区、工作岗位,那阵势入潮,这里面就会透着一种精神、一种力量、一种向往、一种荣光、一种文化、一种自豪和接连下来的家族日子好了,家里有钱了,手中有余了,幸福的味道才是绵绵长呀!

企业发展了,就带动了西霍两伊,有了市场,有了税收,那财经就有了底气。有了底气,那政府的公信力就会大大提高,毕竟有钱可以办大事情,解决大问题的能力有了,那时再碰到社会大问题,只要政府一声令下,就可以牵一发而全身,形成声势,也可形成如潮一样的劳动大军。

大家都有了事干,也有了事想,更有了事盼,就都规矩起来,盼望起来,梦想起来,就如同在这夜风中,便能看到,那热火朝天的劳作,分明就是一种精神,一种凝聚,一种无法抗拒的力量。我和西平同事,走在这园区的路上,便可分明地感觉到,这哪是夜色乘凉,分明就是一种惊喜。

我们都盼望到了那天,当千亿级产业园盛大开典,那是何等的气派,肯定会招来爆竹声声,传出一片彩虹似的天空,那一阵阵喝彩声中,呼喊声中,此起彼伏,是我们的希望,是我们的期待,那剪彩仪式应该就是万人瞩目,这莫大的庆典,就会发生在我们身边。

我们咫尺不远,这道光芒将是伊地伊宁、伊霍两地最大的期盼,通此可以走向国际,还可以拓开国内市场,那纺织的绣呀,如同江南的苏绣,在西北,在伊犁河谷便可以落典形成。

我们是走了一程又一程,看着身边高大的车辆,在穿行中所扬起的那飞向天空的漫尘,便会在心底涌动出呐喊,千亿级产业园,我们来了,欢动着的我们来了。

其实,这么大的声响,还有西平同事说,在这千亿级产业园,是在叮当叮当的敲打声中,还有车辆挪动与穿行当中,还有水泥罐装的声音,已经被掩盖。

我也看到路两边的设施,那个个立起来的配电箱,豪华而有气派,在最东边还有庞大的配电群等,足可想见,这里集结的产业群,便是数也数不完,那已经立起来的二层三层商场楼,一直在向东边延伸。我们也是走一程也是数一程,就怎么感觉到数不完似的,真有这么大的产业园,这么多的厂房,你如果盘算着来,还真是可喜可盼。

你从入夜时,看着夕阳走来,你就能一边看着一边收着脚下的脚步,沿着这园区路、产业厂房一直往东走,那你得走好半天。刚开始,我们还能见得分晓的天空,夕阳那时还是诗人眼中的无限好,你就得回走了,不然,一路的灯火通明,你定要走到繁星满天了。尽管你不必愁烦这夜的园区路,那是昼夜劳作,那挂在高处的白炽灯啊,就如同星河落下凡尘,那抱着的、连着的,一排排车灯,就如同走向这夜的天空,就如同行走在沙漠旅地的一队队驼铃,那是多好的夜色探行者,也是丝绸之路的开启者。

正如这一队队的开启、旅行,远赴从商,就开启了丝路文明,让中华文明从此就有了同世界建立的联系,也是让中国的大门得以世界认识与眼光敞开。

我和西平同事,在此设想,如此以来,这园区一旦建成,这里定会升起一座工业之城,更是连接丝路文明的不夜之城,那个时候,你成了一名就业者,成了这园区的劳动大军,就可轻轻地走出厂房,走出这园区大门时的场景,以及那些伴随而来的,会是熙熙攘攘的热闹,又会是推动地方第三产业服务的敲门砖啊,包括所升起来的文化现象、旅游服务,都将是一个新的起点。

我和西平,趁这夜色,走在那宽宽的大道上。夜色风向已经来袭,却分明地看不出那夜的黑、夜的冷、夜的孤独,倒是多添了几分锦色秀气,又大气磅礴。

我想这定是有了这第二故乡,也为故乡的美多赞了几笔,那时候的期许,绝对不是这暮色灯影、孤清几人,那绝对是激扬海浪,大船扬帆,以大海的胸怀包容这世界,又以大海的气魄,交天地之大囊括其中。

美呀,向往世界的杏乡少年!

赞呀,我们共同的故乡春色。

一定会生机勃发,花开富贵,如这夜风吹开,给你一个朗朗的春色满园。

随机推荐: 微信领优惠券公众号 9块9 秒杀天猫淘宝优惠券 淘宝如何拿返利 京东优惠

评论

  评论已关闭。

©点滴记忆 | Powered by EMLOG | 返回顶部↑